故事大全 > 鬼故事 > 恐怖鬼故事 > > 阅读正文

巴黎圣母院的剥皮行者

编辑:故事大全   时间:2019-09-02 15:05:16   来源:恐怖鬼故事   阅读:

恐怖鬼故事「巴黎圣母院的剥皮行者」主要讲述:到过巴黎的,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;尝过巴黎的,老实说,连地狱都不会想去了。——徐志摩1、巴黎圣母院法兰西,是所有人梦中的天堂,而来到法 ...全文约有5032个字,预计阅读时间需要13分钟。本栏目还记载了其他关于“故事大全”的精品故事,希望您能把这些故事传播给更多的人。以下故事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,请选择性阅读!

到过巴黎的,一定不会再稀罕天堂;尝过巴黎的,老实说,连地狱都不会想去了。

——徐志摩

1、巴黎圣母院

法兰西,是所有人梦中的天堂,而来到法兰西,更是一定要去巴黎。巴黎,有着太多的美好,像是梦中一般。

而巴黎最著名的,莫过于是巴黎圣母院。

巴黎圣母院

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,见证了人性之中最深处的美好与纯洁。然而巴黎圣母院之中,只有人性的纯洁与善良吗?真的没有别的东西吗?

车马如龙的大街上,站着四个人,其中三个男的,一个女的。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建筑,那是一座十分恢宏的建筑。

古老的钟楼静静的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,高耸的建筑屹立在这里仿佛已然百年,这就是世界著名的巴黎圣母院。

来的四个人分别叫做顾辉、夏亚苏、孙玲以及孙熙。他们来到巴黎,不止是迷恋上了巴黎的美好,更多的是来自于一封邮件。

他们是一群寻宝爱好者,因为这个特殊的喜好,他们成为了朋友。也因为这个特殊的喜好,他们来到了巴黎圣母院。

因为就在几日之前,他们收到了一封匿名的邮件,邮件上面记载了一份关于圣母院的秘密:据说当年路易十六在伏诛之前把大批的珍宝埋藏在这圣母院之下。

所以,他们是为了那批珍宝而来。

一入圣母院,他们就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之所以说他们熟悉,并不是因为之前见过,而是因为在圣母院中有着一个和他们一样的中国人。

而那个人,似乎是那里的员工。

那人兀自打扫着地板,像是看不见来人一样。顾辉走上前去,用熟练的法语和他问好。那人看了看顾辉,笑了笑说:“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,所以我会说中文。”

从交谈中得知这个人叫做王茧,是五年前来到巴黎的,之后便一直留在了巴黎圣母院工作,他每天所要做的,便是打扫这巴黎圣母院。

他的工作并不忙,所以当他打扫完之后便热情的做起了向导,带着众人参观了巴黎圣母院的内部结构。

到了一处大门之前,顾辉好奇的指着大门问道:“这是通向什么地方的?”

王茧的脸色快速一变,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,他立马说道:“这里不能进去!”

“为什么?”一直没有说话的夏亚苏问道。

“因为这是尸洞!”

2、夜探尸洞

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,在法国曾经爆发过一起革命。而那起革命,是血与火的交锋。整个巴黎在那一刻沦为地狱,每天都会死人,每个人在那段时期都成为了屠夫与刽子手。

而被杀死的人,尸体则一律的埋在了那个尸洞里面。自此之后,那个尸洞就成为了巴黎人抹不掉的梦魇,甚至让整个欧洲恐慌。

面对这一切,顾辉似乎并不在意,他笑着说道:“我们是中国人,不信这套。”

可之后不管顾辉怎么说,王茧就是死活不允许他们进去。

吃了闭门羹的顾辉在旅馆里面似乎心情都不怎么好,一直都没有说话。直到快半晚的时候,才意气风发的说道:“他不许我们进去,不如我们今天晚上自己进去?”

孙熙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要去你去,我才不去呢,别到时候被人家抓住了,赶了回来,那真是丢人。”

“你呢?夏亚苏?“顾辉看着夏亚苏问道。

此时夏亚苏正在看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,头也不抬的说:“要去你自己去吧。”

“你们难道不觉得尸洞里面会有这路易十六的宝藏么?”顾辉说道。

的确,那里的确是最有可能埋葬路易十六宝藏的地方,可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的情况下,其余人都不敢乱来。

夜幕下的巴黎,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辉煌,这里不愧是世界一流的不夜城。即使已经是凌晨,仍旧有着大批的行人。

而此时的顾辉,则穿着一件硕大的风衣穿梭其中,他的风衣下面,带着他准备开门的工具。

他要夜探尸洞!

巴黎的天亮的似乎比中国来的早,当小鸟的叫声叫醒了房间里的两人后,他们才发现顾辉一夜未归。

夏亚苏笑着说道:“他不会被人抓了起来了吧。”

谈笑风生之间,孙玲猛地闯了进来。两个男人看着这个一向文雅的女人,竟然如同泼妇般直接进来,都不自觉的长大了嘴。

此时孙玲似乎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她立马说道:“抱歉,我也不想这样进来,只是•••”

见她吞吞吐吐一定有事,夏亚苏立马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顾辉•••他•••他死了。”孙玲咬着牙齿说出了这么几句话,顿时在这个房间里面炸开了锅。

3、剥皮行者

只见此时顾辉的尸体仍旧被人挂在巴黎圣母院的钟楼之上,而他全身的皮肤早就被人剥去,他的表情远远看去都能发现其惊恐,想必死前定然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面最可怖的东西。

此时的警察在下面拉了一条警戒线,也正想着办法去把尸体取下来,而此时的王茧则害怕的站在一旁,全身瑟瑟发抖。

看到王茧的样子,夏亚苏觉得他似乎知道些什么,他悄然走到王茧的身边,拍了一下王茧的肩膀。

王茧猛地一抖,像是受惊的小鸟,只见他开口道:“他昨天晚上一定是去了尸洞,那是••••”

“那是什么?”夏亚苏问道。

“剥皮行者!”王茧用尽力气从嘴巴里面挤出了这几句话,此刻他的脸色看起来一阵阵的发青,似乎他浑身的血液都不够用了。

“剥皮行者?”孙玲曾经到过一次巴黎,她也曾经在欧洲听过相关的传说。

据说在欧洲有着这样的一个恶魔,名字就叫做剥皮行者,这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恶魔,它到底是什么,无人得知。

王茧吸了一口气说道:“巴黎大革命期间,种种酷刑再现,炮烙、抽肠、肢解•••而最恐怖的,莫过于是剥皮。那是活活的剥皮,曾经有一个人,就是这样被摧残致死的,而他临死前,下了一个诅咒,说要剥掉所有人的皮!”

“那之后呢?”孙玲急忙问道。

“之后的故事我并不清楚,只知道一位大主教把他的尸体封印在了尸洞之中,之后便不许别人进去,也许••也许他昨晚去了尸洞,所以才会••••”王茧一边说话一边发抖,表情看起来无比惊恐,像是深深的相信了这个传说。

“也许是人为?”孙玲看着他说道。

“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,巴黎圣母院的钟楼早就在多年以前被人封了起来,不是剥皮行者,谁又能够上去呢!”王茧近乎惊叫的说。

沉默,现场出现了一阵沉默。

而孙玲的表情明显像是不相信会有剥皮行者一说。

当她在四周环视了一圈之后,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钟楼,猛然之间,她的表情像是懂得了什么一样。

现在除了宝藏,似乎还有着更大的机密,而那个机密,却显得血淋淋、惨兮兮。

4、夜探

夜晚的时候,一个人影悄悄的潜伏进了巴黎圣母院。昏暗的灯光照耀的她十分的恐怖,整个圣母院此时仍旧有着一股浓浓的血的味道。

灯光、味道,烘托的那人就如是传说中的剥皮行者一般的恐怖阴森。

一盏古老的煤油灯带来了中世纪特有的神秘,静静的照耀着那人的脸庞,顺着灯光,看到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。

她就是孙玲。

只见她的手中正拿着一个小巧的螺丝刀,她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打开了那扇通往尸洞的大门。

一进去,血的味道更重了。

“果然,这里就是第一凶案现场,我想我猜的没错。”她轻声的嘀咕着。

猛地一下,她的手像是被什么蜇了一下,她借着灯光仔细的看着墙壁,似乎是什么突了出来,她仔细一看,猛然大惊道:“原来这就是他被杀害的原因。”

“这也是你被杀害的原因!”一个恐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只见她的背后正站着一个人,那人冷冷的对着她说道。

“你想•••”孙玲此时只能向里面跑去,她希望借着昏暗的环境迷惑对方,然后顺利的逃出这个尸洞。

只见那人死死的追着孙玲,直到尸洞的最里层。

孙玲此刻早就熄灭了煤油灯,尸洞一片的黑暗,她是凭借着求生的本能以及双手的触摸才跑到这里面的。

虽然踉跄的摔了好几跤,却也只得咬着牙齿的向里走。

而那人的眼睛似乎看得见黑暗一般,在里面从容的走着。

当那人也来到了最里层的时候,孙玲只得屏住呼吸。而那人此时突然说道:“我早就习惯了黑暗,嘻嘻,你受死吧。”

“难道你真是•••••”那句剥皮行者还未说出口,她便被人一刀刺入了喉咙。

血的味道此刻更加的浓了,而那人则静静的呆在里面,借着血的味道,仔细的剥起了孙玲的皮!

第二天,又一具尸体挂在了巴黎圣母院的钟楼之上。

5、骸骨

整个巴黎此刻都陷入了恐慌之中,巴黎人都深信是剥皮行者的复活,他们甚至要求政府请求教皇再一次的出马,试着封印剥皮行者。

相比与欧洲人那疯狂的信仰,夏亚苏和孙熙显得冷静的多,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什么剥皮行者,他们知道这一切一定是人为。

而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为了掩盖某些事情的真相,并且把一切都推到剥皮行者的身上。

夏亚苏相信王茧应该可以告诉他们些什么。

而当王茧听到两人的来由之后,不禁浑身都在颤抖,他用手指着他们说道:“不怕死,你们当真是不怕死啊,你们竟然想要去尸洞!”

是的,夏亚苏他们一致认为尸洞里面一定埋藏着事实的真相,而他也相信孙玲和顾辉的死,一定是他们触摸到了事实的真相。

而无论他们怎么说,王茧都不愿意带领他们进入尸洞,甚至也不许他们靠近尸洞。仿佛尸洞就是一种魔咒,要王茧害怕到极致的魔咒。

夜晚,夏亚苏看着孙熙说道:“要不,我们两个一起去吧?”

孙熙沉思了一会道:“带好手电筒吧。”

当他们准备好一切进入尸洞之后,一股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这里似乎记录了太多东西,有着太多人死前那蚀骨的记忆。

当两人越走越里面的时候,孙熙借着灯光像是发现了什么。

“你看这里。。。”孙熙大声的喊着夏亚苏。

只见他的手电筒照耀着墙壁,墙壁上面出现了一个突出来的东西,如果不仔细,摸到了也许会被割伤手指。

当灯光集中在一点后,那个东西渐渐的现出了它的原型。

那是一具被砌入墙中的骸骨!

骸骨像是很想破墙而出一般的伸出了一点点来,而孙玲他们之所以会死,一定就是发现了这具骸骨!

“到底是谁把骸骨埋在里面的。”夏亚苏一阵惊愕。

6、真凶

“是我。”一阵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,只见王茧此刻带着一脸的诡笑出现在众人的身后,而他的手中,此刻正握着一把刀。

刀上像是还有着点点的血迹,借着灯光显得发黑发暗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孙熙看着王茧,脸上流着冷汗问道。

王茧冷哼一声道:“既然你们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。”

从他的口中两人得知了真相,原来王茧曾经和自己的哥哥杀死了一个人,那就是王茧的嫂子。

而杀死了人之后的两人,害怕警察的追究,便把尸骸砌在了巴黎圣母院的尸洞之内,因为这里,是众人都不会来到的地方。

“那你杀死他们是因为他们知道了这一切,对吗?”夏亚苏看着王茧质问道。

“是的,他们都是找死。其实第一天那个叫做顾辉的人潜入圣母院的时候我就发现了,所以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直到我看到他发出了一声叫喊,我才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了我的秘密,所以我就把他杀了。”王茧说道。

“那你哥哥呢?也被你杀了?还有,你是怎么把尸体远上钟楼的。”孙熙问道。

“既然你们就快要死了,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,没错,我哥哥的确被我杀了,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出卖我。而钟楼,呵呵,你们都不会知道,我早就打好了一条通道,就是为了今天。”说着王茧便一步一步的向两人走来。

“碰、碰。”两声枪响在尸洞中回旋,王茧带着一种不甘的表情死死的盯住孙熙,此时的孙熙,手中拿着一把手枪,而他的嘴角,正带着鬼魅的笑容。

而此刻的夏亚苏,则带着惊恐的表情死在了地上,血流了一地,点缀了这可怕的尸洞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?你•••”王茧因为受伤,没有了多少力气,每一句话都说的很吃力。

孙熙则笑着说道:“你告诉了我们真相,那么我也告诉你真相好了。”

7、真相

多年以前,曾经有着三个人来到巴黎旅游,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去看看巴黎圣母院的尸洞。而那三个人一个叫做刘悦,一个叫做刘宇,另一个叫做李瑶。

其中刘悦和刘宇是一对双胞胎兄弟,而李瑶是刘悦的妻子。

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差不多,当时负责看守巴黎圣母院的人也不许他们进入尸洞,其目的就是害怕唤醒里面的剥皮行者。

之后李瑶和刘悦则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吵了起来,一怒之下的刘悦失手杀死了李瑶,而害怕法律追究的刘悦,便连同自己的弟弟把李瑶的尸体砌入了圣母院的墙壁之中。

而之后,两人都害怕对方泄漏出这件事情,所以决定杀人灭口。

就在刘宇打了刘悦一枪之后,他本以为自己的哥哥已经被自己打死了,可却没有想到刘悦竟然活了下来。

当时可能因为害怕,所以他直接把尸体掩埋了,并没有砌入墙中。

然而就着一场暴雨,刘悦从掩埋尸体的土堆之中爬了出来,之后他便去了韩国整容,其目的就是为了杀死自己的弟弟!

之后他更是化名孙熙,以一封匿名邮件引诱其余几人和他一起来到巴黎,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利用那几个人来调查出更名换信以及改变容貌的刘宇。

“其实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,之后我更是利用顾辉好奇的本性引出了你来。”孙熙“咯咯”笑着说道。

“所以你在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,之后更借我的手帮你除去这几个人,就是为了杀人灭口,对吗?”王茧忿忿不平的看着孙熙说道。

“你很聪明啊,我的弟弟,不过,你就要死了。”王茧笑着说道。

8、枪声

一声枪响划破了宁静,尸洞中闪起了一刹那的花火,而王茧则在花火中死亡。

看着尸体的孙熙有着些许的为难,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做“剥皮行者”,还是也将他砌入围墙之中呢?

以上就是故事大全为大家带来的恐怖鬼故事:巴黎圣母院的剥皮行者。希望能够加深大家对这些故事的了解,更多的精品故事请关注和浏览故事大全网其他栏目,相信能增加你的见识。同时欢迎你分享给更多的朋友。

温馨提示:世界上本没有鬼,说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鬼。鬼故事,又称灵异故事。灵异故事口耳相传,由于其戏剧性,就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。如今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需要感官上的刺激,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。其意在打击封建迷信,揭穿伪科学,劝人积极向上。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殡仪馆化妆师